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邻居小姐
邻居小姐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我和表姨妈的性福        儿子尽情的干吧        在老公的眼皮下偷情       超爽女友        无聊搭讪风流少妇
山村里伦理冤孽        一个妻子的3P体验        饭店兼职时的女子        修理奇遇——玩彭丹        十九岁的保姆小棉        


  我是阿伟,住在高雄好一阵子了,习惯了这里的风景、这里的人、事、物;习惯了炎炎夏日里,女孩们穿着短裤短裙穿梭在马路上,或白净,或漆黑的双腿在眼前交叉着五年来一直不忘保持着黄金单身汉的形象,即使今年已经迈入40了,该有的身材我还是保持的好好的,也难怪,上礼拜的诞辰,有着那幺一份大礼。是说,除了跟迷人的房东小姐小酌两杯外。

  在公司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很多下属都需要汰旧换新,留得住的,都是我非常观赏的孩子们,当然包含她,小琪。还记得几年前她还是个清纯可爱的大学毕业生,拥有俏丽可爱的外表,戴了副厚厚的黑框眼镜,总是扎了小马尾,穿起套装来显得格外迷人,苗条的双腿在牛奶丝袜的烘托下,更显诱人;如今,她也已经是公司里的高阶秘书了。是阿,我怎幺会放过条件这幺好的女孩呢?当然是要留在身边,好好的服侍自己阿!小琪今年已经29了,依然是那丝袜下的精巧双腿,搭着挺拔的白色套装,黑色上衣凸显出小琪胸部的发育,当时她的胸部大概只有B CUP吧,如今少说也升了整整一个CUP!在往上瞧,小琪的脸蛋,变的不可爱了,老是盯着我,就像我是她的爸爸一样,随时吩咐着要我完成什幺事。

  -「主管,你还在发呆呀!研发部的计画桉还在等着你签耶!」我常看着她出神,理想着小琪就被我压在大大的办公桌上,使劲的推,抓着她的翘臀与酥胸,放任她在我的办公室里淫叫…-「主管,你在持续盯着我看,我要把你的薪水拿来加我的薪搂!」呵,小琪很可爱,跟我打成一片,不过这也是我容许她这样的,我盼望小琪不只是我在公司里的员工,也可以成为我下班后的知心好友,更能成为我享受鱼水之欢的对象。她早已拿掉那厚重的黑框眼镜了,戴上或蓝或黑的隐形眼镜,留了成熟的中分捲髮,唯一不变的是,她那认真女人肯努力做事的气质。

  -「小琪,今天先这样吧,快十点了,你还得跟你男朋友约会呢」-「主管,你自己忙的来吗?」

  -「剩两三分材料,我过目就好,剩余的明天再忙了!」-「摁,那我去收拾了,谢谢主管。」

  最心痛的就是,小琪交男朋友了。也不意外,这幺好的女孩子,怎幺可能像我一样,心机的保持着单身呢?不过我从未因此放弃跟她接触的可能性,哪怕她是有老公的女人,我还不是上了!

  -「外头有点转凉,自己多穿点阿!」

  她鬼鬼祟祟的走了过来,双手摆在背后。

  -「好啦~ 主管今天晚上没有摊哦?」

  -「摊?」

  -「摁 看来是没有了!」

  说完,小琪把背后的东西拿了出来。是她自己烤的布朗尼。

  -「这是?」

  -「诞辰快活!」

  -「诞辰快活?」

  -「呵呵,主管你真是的,你这个大忙人,都忘记自己诞辰了阿!」我当然没忘,我底本打算晚高低班后去夜店钓个妹玩一玩的。

  -「小琪,你真有心…」

  -「哪里,主管平常才是照顾有佳呢!」

  她缓缓的脱下套装外套,露出性感的香肩。

  -「主管? 干嘛盯着人家看」

  -「小琪你这是…」

  -「摁? 我要切蛋糕拉!」

  看她突然害羞了一下,我灵机一动,决定送自己一个诞辰大礼。

  -「小琪,我来切吧!」

  我站了起来,绕到小琪背后,牵着她的手,一起将刀子在布朗尼上画下一道道长长的刀痕。我的身材贴的离小琪背后很近,小琪不认为意,她开心着切着蛋糕,不知道接下来她将掉入我的陷阱中!小琪的头髮很香,微光中,她的肩膀反响出她皮肤的过细、光滑,我闭着眼睛,双手握住小琪的手,而小琪双手握着那把蛋糕刀。她开心的笑着,我心怀不轨的享受着与小琪肌肤的接触。

  -「主管」

  我突然在她耳边亲了下。

  -「阿! 主管」

  她着实的吓着了,可是她笑着反响,这就是小琪。她习惯用笑容化解为难,可是,她这幺做只会无法摆脱我的牢笼。我顺势往她的脖子靠去,下巴在她的肩膀上,鼻子在她的脖子上呼吸着。

  -「主管 很痒」

  -「宝贝,你好香…」

  小琪还是忸怩的笑着,我身材已经完整和她的背贴紧,手还握着她的小手。

  -「主管 」

  小琪似乎尝试演出挣扎的样子,但她的动作好小好小,简直就像是故意要在今晚将她的身材奉献给我。我亲了她的脖子、肩膀,回到耳朵。果然,小琪将头转了过了,她侧着脸与我接吻,二话不说,舌头马上捲了起来,我们在桌子前热吻着,两人的身材蠕动着,却不忘握住她的小手,而我的下部就在小琪的屁股上摩呀摩。

  -「宝贝,你 要祝我诞辰快活吗?」

  -「主管… 」

  她转了过来,无辜的看着我,没有多虑,我马上搂住她的腰,手掌在她的背嵴相交,又吻了上去。没几秒锺,小琪被我推上桌子,她就坐在桌缘,我向前一步,小琪便将双腿打开,我站着吻她,樱桃小嘴吻起来可真幸福,小琪的舌头不是很敏锐,老是跟我撞在一块儿。

  -「乎~ 主管,你好坏。」

  -「宝贝,你不就是要我使坏吗?」

  小琪看着我,用淫蕩的眼神抹杀我的灵魂,手一边解开我的皮带、西装裤的拉链,惋惜我还没勃起,否则应当会弹出来。小琪纤细的手指在我的内裤上滑呀滑,我是有些感到,但还不足以卯起劲来玩。

  -「主管,你想要我怎幺祝你诞辰快活呢?」

  -「小琪,你帮我吹蜡烛,我来许愿,你说怎幺样呢?」小琪笑着,直说我风趣,没几秒锺,她就把我的阴茎拿出来套弄了,小琪的手冰冰的,握起来有种特别的感到。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害羞,天阿…!简直跟我印象中的小琪判若两人。她像只小猫一样,套弄到一半,就会用小小尖尖的舌头沾一下,虽然称不上爽直,但我就爱好用这高角度,看着小琪淫蕩的帮我服务。

  同时刻,我拨下小琪肩膀上的衣带,两条衣带都滑了下来,露出澹澹粉红色的肩带,她胸前那片衣料已经坠落,我看见小琪浅浅的乳沟,她没有刻意挤得很紧,但却可以看出小琪的好身材,她舔着我的阴茎,我用手指按压着她的酥胸,她还是像只乖猫一样,头点着点着,不时往上看,用她淫蕩的眼神射杀我。

  -「宝贝,你好棒」

  我将她的肩带脱去,她被我扒的衣衫不整,她突然害羞的抱了胸。

  -「宝贝怎幺了呢? 不爱好吗?」

  -「人家害羞…」

  -「呵 宝贝你真可爱,来。」

  我将她的双手移开,她低着头甩了甩头髮,似乎想用刘海遮遮脸、遮遮羞。

  -「哇 宝贝的胸部好美。来,我嚐嚐。」

  我把她推倒,她躺在冰冷的木办公桌上,娇嗔的一声,但我轻轻的压住她,并趴了上去,开端吸允她的乳头;当然我不忘轻咬她,QQ的很有弹性,当我到了40岁这一阶,就会感到未满30的女孩是青春的肉体,这年纪对我来说,加分了许多。我品嚐着,而小琪的反响很特别,她看着我,咬着手指,好似满意的微笑,却没有配合着我吟出声音。

  -「哈哈哈 」

  小琪突然笑了起来。

  -「怎幺了?」

  -「主管你好可爱哦,好像小北鼻在喝ㄋㄟㄋㄟ」天阿…她突如其来的反响,真是羞逝世我了!

  -「宝贝,你这个小坏蛋,看我怎幺处分你!」-「阿~」

  我把她拖了过来,背部和桌子摩擦出唧唧的声音,她打闹着挣扎,我突然有种年轻十岁的感到,相是热恋般的小情侣,体验着美好的第一次。像是成人影片的情结,我将小琪的丝袜撕破,她还是高兴的笑着,双脚踢呀踢,极为性感!我双手抓住她的脚踝,把鼻尖顶在小琪的内裤上,小琪害羞的笑。

  -「阿~ 主管,不要啦~」

  -「宝贝,你明明很想要,我要处分你!」

  我站了起来,把西装裤全部脱去,鬆开领带,将白色衬衫的扣子全部解开。小琪依然咬着手指,侧脸看着我,她躺在偌大的办公桌上,胸部就摊在自己身上,看起来可爱极了!最美的是小琪的腰,说是完善的水蛇腰一点也不为过!我抓住小琪的小蛮腰,持续吸允着她的乳头,我和小琪的下体,隔着内裤磨蹭着。小琪的腰开端随着我的节奏起伏着,扭动的样子让人看了就想好好的教训她一顿!直起身来,我将左手食指伸进她嘴里,她允着;另一手开端隔着小琪的光明蕾丝内裤,抚摸着她的阴部,热热的,却还没感到到湿气。小琪的内裤外衬材质很像睡衣,隔着内裤摸她的阴部,很明显的摸出她阴阜的起伏,也可以摸出她阴阜上涨着稠密的阴毛。

  -「宝贝,高潮过吗?」

  -「主管,没给你弄过呢!」

  真骚。小琪根本解放了自己,就像头上有天使光环,却搭着恶魔翅膀般邪恶。我的右手开端在她的内裤上左右的加速,只见小琪侧着脸,红通通的脸颊、紧闭的双眼、皱起的眉头、轻咬着嘴唇,我的成绩感又来了!

  -「舒服吗?」

  -「摁…」

  小琪不太容易湿,因此我决定把她的内裤脱下来。她双腿撩人的弯曲着,让我脱下她的内裤。

  -「宝贝,来,脚打开,我帮你检查。」

  我坐在她的身边,拨拨她清秀脸蛋旁的捲髮,她自己将秀髮塞在耳后,露出可爱的右耳,侧弯着腰,开端帮我口交,我也刚好可以将左手从她背后绕到前面,抚摸她的阴部。

  -「主管,你要闭上眼睛许愿哦~ 我要吹蜡烛了!」小琪得意的笑着,像是在告诉我,她很爱好我「吹蜡烛」这个词。同时,我用併拢的食指与中指,在她的大阴唇上来回的抹着,偶尔将无名指滑进她的阴道内,她认真的帮我口交,享受着我们彼此的服务。

  -「主管… 你的棒棒变的好黑哦!」

  -「呵呵,宝贝爱好黑色的大肉棒吗?」

  -「摁 爱好。」

  我感到到小琪的阴部开端有湿意,小琪把嘴抽离我的阴茎,喘了口吻。

  -「哈 人家嘴巴好酸」

  她吐了吐舌头,可爱逝世了。

  -「来。」

  我起身全部人站在桌上,双脚跨过她的身材,大字型的站在她面前,阴茎正好对準她的小嘴。双手握着她的头一推,把阴茎插入她的小嘴内,她嗯嗯嗯的轻声叫。不忘持续逗湿小琪,我把左脚站在小琪的双腿之间,用坚硬的小腿骨,在小琪的阴部磨呀磨,小琪双腿夹得很紧,可能被我的脚毛弄的有点不舒服。

  -「主管 人家想要了~」

  -「好阿宝贝,要什幺说明确。」

  -「讨厌~ 主管,人家要你插插。」

  该逝世的叠字,我只要听到女人淫蕩的叠字语,我就会想干逝世她!即使是外表清秀的小琪也不例外!

  -「好,我这就插逝世你!」

  -「摁…」

  我把她推倒,她又躺在桌上。我把她翻了面,她趴在桌上,胸部在桌子间压的扁扁的,阴部正好与桌缘对齐,我跳下桌子,把她的双腿往外一拉,就像体操教练在帮学员拉筋一样,把她的苗条双腿拉的直挺挺的。她趴在桌上,我直捣龙宫,没三两下就把粗长的阴茎整跟插入小琪的嫩穴里了!底本认为小琪的阴道可能会有点乾,但一插进去才创造,她没有流出水,是因为小穴太紧;我一插进入,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湿滑,插到最深处时,小琪的阴部外已经涌出一堆淫水了!她终于叫出第一声吟叫。

  -「阿~~」

  -「宝贝,进去了,痛吗?」

  -「好痛主管,你的好大…」

  男人听到这个,难道不高兴吗?我开端进攻,前后的插着小琪的嫩穴。她被压扁扁的胸部,时而往外摊、时而往内缩,看的令人振奋!我忘情的插着小琪,没多久,我把她翻了过来,擡起左脚直上云霄,让她侧身躺在桌上,一手抓着小琪的左小腿,一手揉撚着小琪的右胸,不停的干着她!一会儿,小琪脚酸了,我将她放下,并让她躺平,拔出阴茎,小琪起身来,含着沾满她爱液的阴茎。

  -「摁~」

  -「好吃吗宝贝?」

  -「好吃…」

  我又将她推倒,木桌的桌缘已经一片湿,沿着桌缘滴在地上,更是湿的会使人滑倒,我站稳了脚步,筹备为这个美好的诞辰画下句点。

  -「宝贝,跟我一起唱诞辰快活吧!」

  -「主管…」

  我们开端唱诞辰快活歌,同时我又把阴茎插进小琪的嫩穴里,顶撞着她。她的声音一抖一抖的,唱到一半就会穿插阿阿的叫声,我相当得意,开端加速。

  -「宝贝,最后一句了!祝我诞辰快活吧!」

  -「祝… 祝你诞辰…阿~~ 快快…乐…」

  -「阿!」

  我赶紧将阴茎拔出来,将浓浓的诞辰精液射在小琪的胸部上,她双眼还闭着,喘着。

  -「宝贝,开心吗?」

  -「摁主管 爱好我的诞辰礼物吗?」

  -「哦?你说布朗尼吗?」

  小琪起身来打了我一下,像是在跟我说我很坏。

  -「宝贝你喂我吃口布朗尼。」

  -「啊~~」

  真是甜逝世人。差点没中风,不过算好吃。

  -「宝贝,真好吃。 来,我喂你」

  我用肉棒把切的最大块的布朗尼插起来,软弱的布朗尼边沿已经裂开,我警惕翼翼的扶着,要为小琪吃。

  -「来 阿~~」

  -「讨厌 色主管!!」

  -「你做的很好吃,来~」

  -「阿嗯~」

  小琪的樱桃小嘴突然像被放大灯照到一样,大了两三倍,把整块布朗尼和我的阴茎都含入她的嘴里,抿着。她吃的津津有味,可是却一副快被噎逝世的样子,真是可爱又好笑。小琪很努力的在嘴里有一根大肉棒的情况下,吃完布朗尼,我真是相当佩服她!真的是什幺事都这幺努力的乖乖做好。我摸摸她的头,她还吸着我的阴茎,我把她两侧的头髮都塞到耳后,微微的光线衬出小琪的轮廓。

  -「宝贝,你好美。」

  -「主管都被你上了还没美呀!」

  真的是说中了…不美我还会上吗?我抽了几张面纸,把刚刚射在小琪胸部上的浓精擦掉,有好大一部份早已往下流,就黏在小琪稠密的阴毛上。她穿着衣服,样子格外娇羞,真不敢想像我就这样上了她。

  -「主管 那 那我先下班了,诞辰快活。」

  -「好,谢谢。路上警惕。」

  突然有些为难,毕竟我们的关係还是高低属,不过我想小琪也不会多想什幺,或许之后就算不是诞辰,我也能好好的拿小琪来泄泄慾了。

  无聊的最后一天年假,窝在家里,回想着这些情节,真叫人寂寞难耐,本来想在叫个小姐来家里坐坐,想一想还是算了,既伤身又糟蹋钱。念头一转,乘着风和日丽的下午,佛心来的想到附近公园运动场跑跑步,顺便锻鍊下身材,否则腹肌都快被年假的丰富饭局吞没了!只是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她。

  她牵着那只名为 Boy 的约克夏,沿着公园的树荫下走着。对,她是我这一年来的新目标,王小姐,是说在我还没知道她叫 Lisa 前,只能叫她 Mrs。 Wang。我在远处看着她,不太敢大意,王小姐是个很特别的女孩,第一,她的样貌超龄,第一次看到她时,我认为她比我大,但其实不然,她小我三岁;第二,她不随便和人打交道,感到不是很随和,但其实她平易近人,如果你主动找她聊天的话。

  我身边没有半个像王小姐这样子的女孩,可能是因为我个性慷慨,出手阔气,自然身边的女孩都是油嘴滑舌的。她随时随地,散发出一种愁闷的气质,与其这幺说,到不如说她相当神秘,因此我有兴趣的是揭开她的神秘面纱。

  她坐了下来。

  由于我也摸不清这小姐的底子,看我在里住了这幺久,也才知道这一些小消息,就知道她有多神秘。我也不知道这幺一身运动打扮,涌现在她面前是否会太肤浅。她穿着浅米白色的连身短裙,繫了条深褐色的腰带,非常典雅端庄,感到就是单纯午后出来散散步顺便熘狗的行程。

  我打量了好一阵子,决定直接过去一探毕竟。我假装若无其事,打算来个老梗的巧遇。

  -「嗨,王小姐。」

  她转过火来,刺眼的阳光照的她睁不太开眼睛。

  -「嗨 你好呀。」

  -「遛狗呀?」

  -「摁 你出来跑步?」

  -「是呀,过年吃太好了,呵呵。」

  她依然很冷澹,和我不到几句话的对谈,有好多时后她都是看着 Boy 讲。

  -「自己一个人?」

  -「女儿出门了。」

  她起身来,我突然也不知道怎幺办,遇上这种能力值问号的对手,真是摸不着头绪。

  -「你呢?」

  -「我 哦,我自己一个呀,难得少了喧闹。」-「呵 那我可不能打扰你呀。」

  她讲完,居然澹澹的转身起行,我真的是一头雾水,要说没礼貌也不是,不过如果要走,至少也说个再见吧!也不想想她就住在我家对面。见机行事了,心里一个念头笃定,脚步跟了上去。

  -「呵 怎幺说是打扰呢?有美女陪我散散步和乐而不为呢!」-「哪是美女,老了。」

  -「老公陪女儿出门吗?」

  -「。」

  她没有说话,我瞬间懂得,她应当是单亲妈妈。大概有着不堪回想的过去吧,就是最悲剧的那种女主角。

  -「不好意思,我好像说错什幺了。」

  -「没关係。」

  天杀的,我真的快接不下去了,头脑一片空白下,突然她这幺说。

  -「先生,搭讪要有些技巧的。」

  -「哦我…」

  在这不算小的小女孩面前,我竟然毫无抵挡之力,即使百般不甘心,但我想我是被句点了。不知不觉已经到她的车旁,她开着小小的房车,很合适她这种女生开的车型。

  -「叫我 Lisa 吧。」

  -「哦 好 可以叫我阿伟。」

  -「See you。」

  她关上车门,玻璃纸黑的只能在车窗上看见自己,即使如此,我还是跟她挥了手,她便离开。不过我确定她对我是有印象的,而且应当还不错,否则我也不会知道可以叫她Lisa。

  年假就这样过了。上班第一天,小琪热情的对我打了招呼,是阿,差点忘了我还有小琪。她端了杯咖啡给我,随后就抱着一整叠东西往影印室去了。我望着这杯咖啡,脑海中都是 Lisa 的身影。回过神来,一忙又是到晚上九点多。部门的人都下班了,包含小琪。

  我赶着十点前回到家,因为楼下的书店只营业到十点,如果我不买些材料夹标籤纸之类的,真不知道该怎幺对今天的东西做分类。我总是能赶上。停好车,从容的走进书店,眼角余光看见她,Lisa。她站在一大面玻璃橱窗前,脸就朝书店外,翻着书。我也注意到,书店外的街道,路人络绎不绝,好多人经过都会多看Lisa一眼,但她相当专心,翻着手上的书,时而皱眉,时而轻笑。

  -「多少钱?」

  -「总共是108元,需要统编吗?」

  -「不用。」

  -「找您2块,这是您的发票,谢谢光临。」

  几年前这间书店我很爱好来,因为柜檯是位很可爱的妹妹。自从前几个月她离开后,来了个看起来呆呆的男生,戴了副无框眼镜,虽然很有礼貌,但就是好像少了什幺。我拿发票的时候,没有看着店员,而是看着Lisa,她还是儘管着翻那书。我决定过去打个招呼。

  -「这幺晚了,还在这看书呀?」

  -「哦是你阿 欸? 快打烊了?」

  -「哇你真的是看书看到无私耶!什幺书这幺好看?」她也不会直接跟我说书名,就把封面翻给我看。本来是跟人生智慧有关係的小故事,一则一则的。

  -「你果然像是会看这种书的人。」

  -「怎幺说?」

  她把书放回书架。

  -「感到你就是很聪慧的女孩。」

  -「你也不笨吧,阿伟先生,马上就知道搭讪需要主题。」-「呵… 上次乱枪打鸟,马上就被你创造了阿!」我们边走边聊天,像极了单身贵族的联谊画面。我很久没有跟女生聊天聊的这幺纯了。每次跟女生讲话,都是绞尽脑汁要拐她们上勾,就只有Lisa,我不敢出手,我根本没方法拐她,也因如此,只能先不要想这幺多,好好懂得这个人先。

  短短几步的路程,和电梯几分锺的时间,我们已经到了各自家门口。

  -「晚安。」

  -「Bye。」

  她老是爱好用英文当结尾,其实我不太爱好这种自认为是的人,讲个话中文掺英文的,不过至少Lisa只会在结尾套套简略的字。 就那幺几分锺,我知道,她老公娶了小三,留下一男一女要她一个人扶养,无力挽回,也只能默默吸收。怪不得Lisa老是眉头深锁。有一种发掘古文物的乐趣,我一层一层的在摸索Lisa,她真诱人,重点是,她终于愿意和我分享。

  就这样,因为知道她有遛狗和逛书店的习惯,我三不五时就会到公园或书店晃晃,期待能遇见Lisa。也确实,我刻意去遇见她,遇见她的机会进步许多,她也真不是盖的,好像一眼就能看穿你的心思,知道我在守株待兔。有次她跟我说:

  -「阿伟先生,赶紧去娶个老婆吧,别老是对我们这些天真的女孩别有心机。」她可真「天真」。

  但她愈是这样钓我胃口,我愈是想要得到她,哪怕是不择手段。但我知道她不是傻女孩,并不是几杯黄汤下肚,就会把身材交出来的女人。面对这样的人,我得先替她疗伤。的确,这阵子我就像大学时在追女生一样,一有空就去找她,买了一堆书,常常倾听她说过往的事情,我想这是我为了上一个女人,最委屈自己的一次。终于那天…那天是国定假日,我睡到中午才起床。吃过午餐后,我漫无目标的在书店晃呀晃,说是漫无目标,其实还是为了撞见Lisa。果然,我就像控制了她的行事曆一样,虽然我多等了半小时,但她还是涌现了。

  -「阿伟先生,今天这幺早?」

  -「是阿,难得休假,必定要好好遨游书海一下。」-「是为了好好亏小姐一下吧?」

  她依然锋利。

  -「晚点有空吗?」

  -「干嘛?」

  -「想请你吃个饭」

  -「不必了 女儿今天在家,我得下厨。」

  -「还是,我买些东西,到你家坐坐,欢迎吗?」-「我像是会引狼入室的女人吗?」

  我真是无法攻破她的心防。

  -「妈!刚叫你都不理我。」

  走过来的是一个年约20几岁的女孩。

  -「你女儿?」

  -「茜茜,不是说不要在大众,场合大声喧哗吗?」-「对不起啦谁叫你都没听到我在叫你,我还自个儿回去拿钥匙! 咦?你朋友吗?」-「你好。」

  我礼貌的跟她打了个招呼。她女儿没有她愁闷的气质,反而非常青春洋溢,很明显是的正值青春年华的大学生。

  -「齁~是你说的阿伟叔叔齁」

  她轻声的在Lisa耳边滴咕着。我是有想过,她多少会跟她女儿提起我的事,只是对于Lisa,我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而这句话使我信心倍增,我似乎开端能够融入Lisa的世界了。

  -「阿伟叔叔你好,我妈常提起你呢!」

  -「别闹了茜茜!」

  Lisa突然害羞起来,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害羞的模样,迷逝世人了。

  -「呵我的荣幸。今年大几啊?」

  -「大三。阿伟叔叔,晚上要不要来我家吃饭?」这是在我意料外,我和茜茜是第一次见面,她女儿对我竟是如此慇勤,可见Lisa平常真的跟她说了很多关于我的事情,而且绝非坏事。

  -「要看你妈妈搂」

  -「茜茜别闹了。」

  Lisa似乎很不好意思,我见机会来临,便鼓起勇气,而且状态看来,有Lisa的女儿挺我,我可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没错,我自己就是那阵东风。

  -「Lisa,既然这样,那我去买些东西,今晚就到你那边作客了。」-「我」

  没有给Lisa反驳的机会,我说完便离开书店,她也没有追上来;她当然不会追上来,因为这正是她的意思。我想我大概成功八成了,连月来的付出终于有些成果,不过我没有多想什幺,我决定要走一步算一步,面对Lisa,我还是不敢打算她。 离开时我刻意瞄了Lisa一眼,她跟女儿打闹着,像姐妹一样,至少,她看起来真的很开心。 反而是我担心了起来,我如果只是想要玩玩,Lisa不就要被我伤第二次了? 摇了摇头,还是先不要想这幺远吧!

  紧张总是让等候变的漫长,我按了Lisa家的门铃,应门的是茜茜。

  -「阿伟叔叔,加油!」

  -「加油?」

  茜茜没有解释,我想她必定是很单纯的认为我要追Lisa。一进客厅,就见到Lisa,她果然不会为了一些什幺事而刻意打扮自己,依然朴素典雅的白色短袖T恤,搭了条牛仔热裤,身材凹凸有緻,美呆了!

  -「需要帮忙吗?」

  -「当然,可没得白吃白喝。」

  我们在厨房忙着,不知不觉,茜茜也在一旁帮忙,我看着Lisa,她很专注的切菜备料,我突然有种想娶她为妻的感到。

  -「喂! 阿伟叔叔,过去帮忙呀,还一直看。」我迟钝着被茜茜提示,也看到Lisa抿嘴偷笑的样子,我简直就像这个家的爸爸一样。

  -「茜茜,帮我拿纸巾。」

  -「好~」

  突然,茜茜在我身旁弯腰找纸巾,我无意间看见她粉红色的乳头,突然忘了Lisa的存在。天阿,这家人怎幺都这幺诱人阿,我都快搞不明确她们是不是故意的了!

  -「对了,你还有一个儿子呢?」

  -「在北部唸书,是我弟。」

  茜茜抢着说。

  没三两下工夫,桌上已经有热腾腾的饭菜,我们一起吃过,真的创造,茜茜对我的印象极好。吃饱后,我和茜茜在客厅聊天,Lisa保持要一个人收拾碗盘。茜茜说,她很盼望妈妈能走出过去的阴霾,所以盼望我能帮她,这和我想的一样。不过我还是没打定主意,一心一意只想玩玩。

  -「吃水果吧。」

  Lisa端来一盘切好的苹果,我们三个人一起享用着。时间已经接近晚上9点,茜茜说要去洗澡,我开端正襟危坐,屏气凝神,因为客厅只剩我跟Lisa。

  -「你」

  -「你今晚要在这?」

  她抢先我说话。她看起来比我还紧张,脸红的跟苹果一样,我感到到她的呼吸相当急促。我想,像Lisa这样的女孩,要有所突破,必定需要比我大上好几十倍的勇气。

  -「你是说住这?」

  -「看你。」

  我很惊讶,面对这事,她居然主动开口,但是我不断定Lisa心里的意思,我决定问她。

  -「怎幺 突然要我住这?」

  -「让茜茜开心。」

  -「茜茜 她很盼望你能抛下过去。」

  -「我知道我已经很努力了」

  Lisa的泪水似乎在眼眶打转,我随手抽了张面纸递给她,她却握住我的手。

  -「你愿意照顾我吗?」

  -「我…」

  -「和茜茜,还有我儿子小佑」

  -「Lisa… 我」

  我讲到一半,Lisa吻住我,我来不及反响,Lisa楚楚可怜的脸庞,离我是如此的近距离,她的眼泪滴落,从我的脸颊滑过。

  -「不要让我扫兴 好吗?」

  Lisa居然苦苦哀求,这下真的糟了,我简直是上了贼船。但头剃了一半,也不能不洗。于是我先跟她说好。我用极为诚恳的言语向她保证,说的像我就是位正人君子,从不占人家便宜。

  -「Oops ,打扰你们了。」

  是茜茜,她从浴室门口走出来,正好撞见我手抚摸着Lisa的脸颊,她频频拭泪,马上坐回底本的位子,我们都相当不好意思。只是,茜茜的头髮湿湿的,只用一条浴巾裹着身材,小小年纪就看的出好身材,比我想像的还要外向,真性感。

  -「茜茜,今晚阿伟叔叔要住这里,你来跟我睡吧!你的房间给阿伟叔叔。」-「不要~我房间好乱。」

  我这才回神,本来Lisa不是要跟我睡一张床,我还认为一切就这幺容易。她们母女俩争辩了一会儿,茜茜善罢甘休,决定要赶紧回去收拾房间。我突然感到很好笑,我家不就在对面?何必搞得这幺麻烦。

  在茜茜收拾房间的同时,我跟着Lisa来到她的房间,是相当舒适的双人房,简略的摆设,不难想像她平时的寂寞难耐。我倚身在房门口,她坐在床上收拾着衣服,我静静的看着她,天阿,我真有点爱上她。她们习惯早睡,Lisa洗完澡没多久,她们便就寝。我看了表,时间才11点多,我坐在茜茜的床上,心里起了杂念。环顾四周,茜茜的房间不大,有很可爱的收纳柜、梳妆镜、摆设电脑的桌椅,还有个大衣柜。我打开她的衣柜,瞬间衣服滚了出来。我先是吓到,本来茜茜收拾房间,大概是把看的见的衣服全丢到衣柜里吧,真的是不折不扣的女大学生。 我捡起一条旧旧的白色内裤,阴部的部位还有些澹黄色,闻起来香香的…我勃起了。 我决定用她的内衣裤打个手枪,在地上的衣堆里,翻出一件胸罩,黑色素面,还有粉色的内裤,我把裤子全脱了,拿茜茜的棉被裹了个洞,把内裤都放在洞里,闻着她的胸罩,干着她的棉被;可是却不想射。

  没多久就12点了,我把她的衣服塞回衣柜里。我决定要去找Lisa。

  -「扣─ 扣扣─」

  -「扣─」

  -「怎幺?」

  Lisa一开门,我就走进她房间,房里只有小夜灯和一扇隔着窗帘洒进澹澹月光的窗。我搂住Lisa的腰,吻住她,不让她有说话的机会。我关上门,切掉小夜灯,房里暗的我看不见在床上熟睡的茜茜。

  -「Lisa我要你」

  -「嘘!别吵醒茜茜。」

  我尝试要脱下Lisa的睡衣,她拒绝,但我还是摸着她的臀部,真紧实。习惯了房里的黑以后,我看见Lisa的侧脸,她害羞得不敢直视我。

  -「Lisa,我们轻轻的,慢慢的来。」

  她沈默不语,但我已经脱下她的睡衣,直接看到她的胸部,一点都不卖关子,Lisa真的是位熟女,她的胸部相当俏丽,下部非常圆润,乳头很挺,乳晕不算小,浅浅的咖啡色。我看着她,吸允了一口,她叫也不敢叫,只怕吵醒茜茜。很好,我最爱好女人想叫又不能叫,我就想让她达到这种高潮。

  往下看,便能看见Lisa整齐的阴毛,她真的很瘦,美腿被月光点缀的非常梦幻,我要她躺下。我们躺在她铺满地毯的地闆上,她背靠在墙壁,双脚打开成性感的M字型,任凭我侵佔她神秘的黑森林。

  -「Lisa,好湿」

  -「小声一点!」

  Lisa真的很湿,才被我吸允乳头一下子,她的阴部已经一片潮湿,我摸着她的小阴唇,和她舌吻着,不时将她的阴唇拉出来。 她打了我一下,说我色,我当然色,不然怎幺让她舒服。

  我将拉链拉开,膨胀的阴茎从内裤侧边炸出来,Lisa还是害羞得不敢直视,面对床事,Lisa似乎非常的不主动,我好久没跟这幺害羞的女孩做爱了。

  我把Lisa的手牵来握住我的阴茎,她害羞的轻轻握着,我握着她的手,教她套弄。她低头看着我,眼神似乎流露出担心。

  -「Lisa,可以帮我吹吗?」

  她依然没有答複我,我轻轻的把她的头压下,她才愿意张开小巧的嘴,将我的大肉棒含入三分之一。 我将双腿打开,双手撑在后头,仰头闭眼,Lisa才主动的替我口交,她真温柔。她一手轻触耳朵,一手轻握我的阴茎,小动作的含着我的阴茎。

  -「吸一下呀」

  她来回含着,眼神露出无助,才开端吸允我的龟头。其实Lisa这幺温柔,我实在没什幺感到,不过就是很舒服,我享受着。

  -「我帮你。」

  Lisa似乎有些期待,我用两指把她的阴唇撑开,用舌尖挑逗她。

  -「摁~」

  -「嘘!」

  她忍不住叫了一声,急忙用手摀住嘴巴,Lisa的阴道很湿,黏液在我的舌头上打转,我将舌头更深入,她一手摀着嘴,一手尝试要推开我的头,我还是舔着,即使舌头已经酸了。

  -「阿~」

  -「怎幺了??妈??」

  我心里一声髒话,Lisa高潮了,我吓到了,茜茜醒了。我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儘量躲在床下,Lisa披上睡衣,站了起来,随手抓了茶桌上的马克杯,便开了夜灯。

  -「翻倒水了。」

  -「没事吧?」

  -「没事」

  -「妈你脸好红哦 梦到阿伟叔叔呀?」

  -「才没有。」

  我听着她们的对话,最担心的事是茜茜下床。

  -「好了,没事了,快睡吧!」

  我从床下爬了出来,等了快半小时,匍匐到Lisa旁,拉拉她的手,她才警惕翼翼的下床。

  -「Lisa,你真可爱。」

  -「色。」

  -「Lisa,我们到茜茜的房间,好吗?」

  我们蹑手蹑脚的离开Lisa的房间,筹备到茜茜的房间解放。关门时还不忘多看一下地毯上那滩湿答答的淫水。

  -「Lisa,平常你想要的时后,都怎幺解决?」-「我清心寡慾。」

  -「小恶魔,你少骗我了。」

  我脱得精光,Lisa却转过火去,不敢看我,我就爱好她那小女人的模样。

  -「Lisa,害羞吗?」

  -「色。」

  我把她的睡衣再次脱去,她的乳头似乎变的更尖挺了,在茜茜的房里,灯光充分,我才创造,Lisa的体态,真的好美好美,彷彿像是卡通人物般的梦幻。

  -「还湿的吗?」

  Lisa又把头转过去,我把她抱过来,她趴在我身材上,我们终于一丝不挂的黏在一块儿。我揉着她的胸部,她没有看着我,眼神似乎涣散。

  -「在想什幺?」

  -「没有。」

  -「不开心吗?」

  -「你会照顾我们一辈子吗?」

  -「会。」

  其实不算搪塞,我真的想照顾她们,即使没着名分。我转了身,压住Lisa,双手把她的手拉开,让她身材变成火字型。Lisa的腋下很乾净,又白又嫩,我靠了过去闻,她怕痒。澹澹的果香味,我想是她的沐浴乳,她的胸部非常有弹性,就像年轻的少女一样。我又再次的吸允她的乳头,用舌尖在乳晕旁绕呀绕,她只管侧着脸,不发一语。我的阴茎已经很胀了,就在Lisa整齐的阴毛上磨蹭。

  -「你叫小姐的时后也是这些伎俩吗?」

  我一身冷汗,她居然都记得这些小事。

  -「没有,我只有对你这幺温柔。」

  -「答应我,以后不準叫小姐。」

  -「好。 那亲爱的,请问我可以进去了吗?」-「色。」

  我握起我的大肉棒,用龟头把Lisa的阴道口塞住,她的阴唇紧紧的包覆着我的龟头,她看着我的肉棒和她的小穴联合,神情似乎相当紧张,我好爱她这样的反响。

  -「进去搂?」

  其实,我差点插不进去,Lisa的阴道紧的我阴茎被夹的有点痛,我想她平常真的都没在性爱,我心坎带着要解放她的心态,开端干起她来。 我们十指紧扣,她眉头紧皱,我警惕翼翼的推,怕弄痛了她。

  -「还可以吗亲爱的?」

  -「痛。」

  -「我慢慢来,等等就舒服了。」

  她嗯嗯嗯的叫,可是很含蓄,渐渐的,我感到到Lisa的小穴似乎吸收了我的突破,紧紧的包覆住我的阴茎,但不会夹痛我,而且,她的淫液愈来愈多。我开端随着我的呼吸节奏干她,自己努力得来的东西,真是令人更加爱护。

  -「摁~ 阿…」

  -「开端舒服了吗?」

  Lisa开端放开来叫,但还是不敢太大声,毕竟她的房间和茜茜的房间只隔了一条走廊。接着我将阴茎抽出来,她的淫水像喷泉一样涌出,大辣辣的洒在茜茜的床单。

  -「糟糕!」

  -「没关係等等在处理,来。」

  我要她起身,趴跪着,屁股翘得高高,她很配合,也没有多说什幺。我抓着她的胸部,再次把阴茎插入滴着水的小穴,就像发情的公马骑着母马一样,摇晃了整张床。

  -「阿~ 阿~ 摁~」

  -「亲爱的,放开叫吧!」

  -「摁~ 阿~」

  这次,我加快了速度,双手掐揉着Lisa的胸部,就像要把她抓爆一样。看她疼了,我就稍做休息;我们俩下床,都站着,她趴在床缘,一脚站着,一脚被我擡到我的肩膀上,我直接插入到最深处,慢慢的退出;在极速插入。

  -「阿~! 阿~!」

  她叫的节奏和我干她一样,声音很好听,就像专门在帮人配淫叫声的声优。

  -「Lisa,爽吧! 这可是你自己一个人嚐不到的快感。」-「阿~阿~~」

  我好像快抓狂了,干着这样的古典美女,我想使力的损坏她、撕裂她!我直接把Lisa抱起来,她双腿夹住我的腰并弓起来,她手勾过我的颈部,我就像在哄婴儿一样,高低的晃呀晃,她的胸部就在我眼前,跟着高低动摇,我时而吸允她的乳头,时而吻她,她喘着气,似乎已经筋疲力尽。我把她放回床上,她四肢好像瘫软似的,只顾着娇嗔。

  -「Lisa,可以射里面?」

  -「不行,危险。」

  -「嘴巴呢?」

  -「我不爱好那味道。」

  -「那要射哪?」

  -「随你。」

  这样我怎幺知道要射哪,我是超想直接射在里面,滋润一下Lisa的小穴,不过弄出身命也麻烦,于是我先是插入她的阴道,抱着她、压着她,开端一前一后的推送,她双脚打的很开,我们两前后的摇晃,高低的浮动着,交错在水深火热之中,突然,身材像被闪电击中,我知道,要射了。

  -「Lisa,要射了!」

  -「你要射哪?」

  -「不知道 阿!」

  1

  没几秒锺,Lisa小小的脸蛋被我的精液盖住一半,她很急忙的要我帮她擦掉,她真的很不爱好。

  -「你 就说我不爱好了! 你射到鼻子里面了啦!」-「抱歉抱歉 Lisa你太美了」

  -「快帮我擦掉!色鬼!」

  我擦了一大坨精液,还不警惕滴在她的肚脐上,事后她到浴室去梳洗,我赤裸裸的躺在茜茜的床上,回想刚刚的美好时间,阴茎还不停的跳动着。时间已经是深夜,我把茜茜的床单拿去洗,顺便烘乾,而Lisa要我快睡,说是明天还要早起吃早餐。

  -「Lisa,那我和你之间」

  -「好邻居。」

  她说完,掩笑关上房门。我真是煳涂了,要我照顾她们的也是她,不承认之间关係的也是她。真是一位令人摸不透的女孩。睡梦中,我彷彿又上了一次Lisa,在梦里,她好骚、好淫蕩,甚至把女儿也拖下海,真的,我也超想上茜茜。隔天早上,茜茜敲门叫醒我,梳洗罢,我们三个人吃着早餐。

  -「阿伟叔叔,今天也要住这里吗?」

  -「没有了,休假多少也得做点事,还要忙公文。」-「茜茜,快吃,等等送阿伟离开吧。」

  她似乎想赶我走,是害羞为难吗?我不断定。离开前,茜茜递了一本日记给我,并对我始了个眼色。

  从那天开端,我和Lisa竟玩起交换日记这种小学生玩的游戏,前几篇她还亏我在床上的事,果然是那种会在背后桶刀的女人。我们因交换日记,彼此变得熟悉了,偶尔我就会到她们家吃饭、过夜,当然不忘与Lisa性爱,她总是只对我说:「色。」;她们也来过我家,茜茜很爱好我家里的浴室,我打算找个机会在浴室装个摄影机,好好补捉春色,天阿,我真想找个机会上茜茜。

  最后,我还是没娶她。她也不想再嫁,只盼望,有个可靠的男人陪着她们,给茜茜和小佑一些父爱的感到,的确,她办到了;而我,只是装好心的路人,付出一些关爱,换得的是,可以时常与我的女邻居享受美好的性爱时间。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娇豔的美人妻        结婚了也要做小姐       难忘的性趣之事        淫蕩熟妇李瑞美       三次意外渐渐击破妈妈的防线
跟院友交流5人行        苦涩的爱        宅男的悲剧情人节        母子乐
幸福性福淫乱吾家女眷属